坦普尔彗星六年前人为撞击坑

此次飞掠任务几乎毫无瑕疵。尽管在考察时由于过度接近彗星,有彗星粒子打击到它,但是其优异的防护板保护着飞船,使其毫发无损。

此次飞掠任务中,飞船最接近时距离彗核仅约112英里(180.25公里),超过了预期。可以看出这颗彗星的彗核很像一颗土豆

这是一幅示意图:星尘号探测器接近被尘埃气体包裹中的坦普尔-1号彗星,彗星的这一层“大气”其实非常稀薄,虚若无物

探测结束后,星尘号花费整整一天时间用于数据回传,而科学家们则正计划花上接下来整整几个星期的时间对这些数据进行仔细的分析。

此次星尘号探测器对坦普尔-1彗星的拜访完全是一个“意外收获”。星尘号探测器于1999年发射升空,其目标是怀尔德-2号彗星,星尘号最终飞抵这颗彗星附近并使用特制的采集网收集了它喷出的微粒,随后将样本返回舱送回地球。这项重大任务完成之后,由于探测器依据性能良好,动力充足,因此宇航局才给它精心规划了这一次的彗星“情人节约会”。

而星尘号也不负众望,这一次对坦普尔-1彗星的飞掠考察几乎是完美的。尽管在考察时由于过度接近彗星,有彗星粒子打击到它,但是其优异的防护板保护着飞船,使其毫发无损。

只是在数据回传方面出现了一些小小的问题:由于飞船在执行近距离彗星飞掠任务时,它的主天线是不指向地球的,因此它无法向地球下传所获取的数据,只能将数据暂时先存储在存储器中,等到随后再统一下载。

根据美国宇航局事先的计划,地面将首先下载近距离飞掠时拍摄的图像,随后再下载在远处拍摄的彗核图像。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飞船先把在远处拍的图片传了下来,完全没有按照地面的顺序指令进行。对于这个问题,宇航局的工程师们目前还在努力查找原因。

一般情况下,下载图像信息是很快的。但是由于星尘号所使用的相机还是70年代美国执行“旅行者”行星际探测时留下的备份相机,设计比较老旧,因此下载耗时很久。

研究人员对于彗星非常感兴趣,这是因为它们能告诉我们有关太阳和行星最初形成情况的信息。科学家们相信彗星内部有着45亿年前太阳系刚刚形成时的原始物质。

通过对六年前这个撞击坑的深入考察,科学家们希望了解更多有关坦普尔-1号彗星的秘密,比如其表面地形,究竟主要取决于其内部的地质活动还是外部的陨石撞击。(晨风)

来源:新浪科技

今昔对比:这是2005年深度撞击计划中,坦普尔-1号彗星彗核遭受撞击的部分区域照片。左侧图像由深度撞击探测器拍摄;右侧图像由星尘号探测器拍摄于昨天,图像中的箭头标示出了6年前那场撞击后形成的撞击坑

仔细端详:这是星尘号此次情人节拜访时拍摄的72张图像之一,当时时速高达3.86万公里

美无瑕:这是任务当天宇航局专家第一时间在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JPL)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回答公众提问的情景

北京时间2月18日消息,2005年,美国宇航局执“深度撞击”计划,一艘太空飞船释放出一个撞击器,撞向“坦普尔-1号”彗星的彗核部位,引发世界关注。时隔近六年之后,近日另一艘美国飞船再次接近这颗彗星,仔细勘察这六年来它经历的变化。

美国东部时间2月14日23:35(北京时间2月15日12:35),美国宇航局星尘号探测器接近坦普尔-1号彗星,并拍摄到近距离图像。最近时距离彗核仅约112英里(180.25公里),飞掠时时速达到2.4万英里(3.86万公里)。

随着飞船从33.8亿公里外的空间拍摄的图像开始回传到地球,科学家们逐渐目睹了六年前那场人为的撞击行动留下的印记。

人们先前预期那次撞击将留下一个碗状的大坑,但根据此次观测,实际上形成的却是一个浅浅的陨石坑,中间充满了填充物。这是一个信号,说明当时发生的剧烈撞击溅出的大量碎屑物质又重新落回了彗核表面。

“这个撞击坑比我们大家想象中的要平缓,”来自布朗大学的任务科学家皮特·舒尔茨(Pete Schultz)说。“事实上它已经被部分掩埋了。”在这次的飞掠任务中,星尘号探测器一共抓拍了72张图像。

这是美国宇航局的飞船第二次造访这颗彗星,但也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拍摄一个人为造成的外星撞击坑。2005年,另一艘美国飞船“深度撞击”号发射的撞击器在彗星表面撞出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坑,撞击产生了大量碎屑,阻挡了深度撞击母船的观测视线,因此它没能拍摄到撞击坑的清晰图像。

来自马里兰大学的天文学家迈克尔·奥赫恩(Michael A’Hearn)是深度撞击计划的负责人,他很高兴这一任务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他说:“能够回到这里,亲眼目睹当年我们的撞击任务形成的撞击坑,这真的太妙了。”

于此同时,故地重游也能让科学家们仔细考察这么些年来这颗彗星的彗核表面所发生的细微变化。

自此,坦普尔-1号彗星已经围绕太阳公转一圈。彗星每一次接近太阳都会损失一些物质,并因此变得更暗。来自康奈尔大学的首席科学家乔·沃维卡(Joe Veverka)说,科学家们已经通过六年间的图像对比发现了该彗核表面发生的侵蚀作用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