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文学的思考

科学讲求的是严谨理性,而文学更多讲的内在的体悟,外在的幻想。讲的是一种含蓄之美,如是把文学当作了科学,去推求理性,那么,文学就丧失了意蕴。

读袁行霈先生的《中国文学概论》有感 。

2400年后的一颗彗星会造访地球 或威胁人类

我们的太阳系很广阔,但在银河系中也只如一颗沙粒。炽热又熟悉的太阳在银河的亿万颗恒星中根本难以发现它的踪迹。经历从太阳到最远行星的漫长旅程,我们更加了解这些天体究竟相距多远。在太阳系的30亿年中,我们所看见的并没有太多变化。但在边缘一个叫古柏带的小行星带状况并不是这么稳定,那里有矮行星,包括冥王星,也有无数冰冻天体在太空中滚动,这些是冰冷的行星残余物,颗追溯到太阳系形成之时,大约是46亿年前。

2400年后这颗彗星会造访地球,或对地球和人类有致命的威胁!

在古柏带,这些天体以稳定轨道运行,比太阳系的行星都还要遥远,但由于海王星或天王星的重力干扰,会将这些雪球掷入内太阳系,它们便成为短周期彗星,多数只能维持几年就会瓦解,随着逐渐接近太阳的热力而崩解。太阳热力使这些冰冷天体的外层蒸发,释放出气体和尘埃,太阳风将这些粒子吹佛成长尾巴,拖在彗星后方,背向太阳。

2400年后这颗彗星会造访地球,或对地球和人类有致命的威胁!

为了探索太阳系,在1977年太空总署发射两艘太空探测器,航海家一号和航海家二号,以时速3万5千英里行进。1987年,过了将近10年,航海家太空船经过土星,越过它到达古柏带。航海家一号是首架人造飞行物进入星际空间,它们的任务是探索太阳磁场的界限。

古柏带之外,在太阳领域的疆界,是有着称为欧特云的庞大结构,从距离太阳4千650亿英里处开始,这是外太阳系的冰冷外层,也是较长绕行轨道的彗星形成处。海尔波普彗星就是其中之一从欧特云出现,一路拖着闪耀的长尾巴朝太阳前进。在1997年,海尔波普透过肉眼就可看见,虽然在它路过地球时,它仍在超过一亿英里之外。

2400年后这颗彗星会造访地球,或对地球和人类有致命的威胁!

海尔波普上一次如此接近地球已是4千2百年前,当时古希腊和罗马帝国都还没建立。海尔波普目前正飘回欧特云,再度冰封,不再拖着明亮的尾巴穿越太空,而且要过2千4百年才会再回来,届时或许对地球有致命的威胁!

究竟有多少这种冰冷的行星残余物?这些可能成为长周期彗星的天体在欧特云中漂浮,它们的数量多达一兆个!打个比方,五磅重的糖袋里有325万个晶体,一共要有32万5千磅重的糖袋才会有一兆个糖晶体,也就是欧特云中的彗星数量。欧特云非常巨大,一般认为它的范围可至前往比邻星距离的三分之一,比邻星是太阳之外,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航海家要再过1千5百年才能到达欧特云的起点,想到达比邻星,还要再过8万年,那是从史前穴居人出现演变到现代文明两倍的时间历程。

2400年后这颗彗星会造访地球,或对地球和人类有致命的威胁!

从地球前往下个恒星群在4.3光年之外,也就是超过25兆英里的距离,想踏上那样的旅程,我们需要够大的太空船,能搭载世代相传的太空人,规模像一座城市的太空船。以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像建造一个如此巨大的太空船还不太现实,这样一个太空船的建造需要在太空中完成。即使能够建造,如何推动如此庞大的太空船也是一个难题,普通的化学染料肯定是不行的,这就需要人类科学家研发出新一代的燃料推动力!

失联彗星探测器被找回 将继续执行探测任务

欧洲航天局2日说,“罗塞塔”彗星探测器在失联近24小时后被成功“找回”,将继续执行探测任务。技术人员分析认为,探测器可能因出现天体“识别失误”而启动了错误的运转模式。

按欧洲航天局的说法,“罗塞塔”探测器当时应该正在接近一块喷射冰晶尘埃的彗星岩石,两者距离在5公里以内,而“罗塞塔”误把尘埃颗粒认成了“距离遥远的宇宙天体”。

随后,“罗塞塔”进入“安全模式”,关闭了搭载的科学仪器以及与地球的通信设备。这种情况下,地面控制人员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向探测器发出激活指令。好在,控制人员在5月30日与探测器重新取得联络。

目前,控制人员已命令“罗塞塔”进入距彗星更远的轨道运行。

探测器操控系统负责人西尔万·洛迪奥感叹道:“这真是富有戏剧性的一个周末。”

“罗塞塔”探测器项目耗资13亿欧元(约合14.5亿美元),用以探测太阳系的一系列彗星,这些彗星据信可能是太阳系的“时间胶囊”,蕴藏着太阳系起源的秘密。“罗塞塔”此前也闹过失联。2015年4月,它飞进了彗星喷出的尘埃和气体气流中,迷失了方向并启动安全模式。

暗能量相机拍到绿色大彗星 距地球8200万公里

570兆像素暗能量相机在去年12月扫描南部星空时意外拍到高分辨率“拉夫乔伊”彗星。当时这颗彗星距离地球大约8200万公里。图中显示在充满星体的太空中“拉夫乔伊”彗星呈现为一道绿光。

“拉夫乔伊”彗星中心是一个球状冰晶体,直径大约5公里。

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到彗星头部是气体灰尘云,它直径大约640000公里。这颗彗星独特的绿光来自于二价碳分子,它的尾部呈现淡蓝色是由于包含着一氧化碳。

 

天文学家首次观察到正在形成中的行星

亚利桑那大学的天文学家在《自然》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报告首次观测到 正在形成中的行星。至今确认的一千多颗系外行星没有一颗处于形成之中。研究人员利用自适应光学系统对一颗行星产生的光的观测显示它正处于形成之中。他们观 测的是金牛星座的一个恒星系统LkCa 15,观测显示它可能有三颗行星,其中一颗LkCa 15 b是一个强大的氢a发射体,证实它正在形成之中。

http://static.cnbetacdn.com/article/2015/1119/e3637c3b241616b.jpg

概念图

 

另外两颗LkCa 15c和d则没有那么强。LkCa 15 b被认为正处于吸积过程,对其磁场强度的估计认为它的磁场是今天木星磁场的至少20倍。

为什么彗星会拖着长长的尾巴?

导读:想必大家都知道彗星有一条长长的尾巴,那,大家知道彗星的尾巴是什么吗?为什么彗星会拖着长长的尾巴呢?下面,趣闻解密小编就为大家解开这个问题,一起来看看吧。

彗星会拖着长长的尾巴

一·彗星有两种起因不相同的尾巴!离子尾和尘埃尾

彗 星是太阳系中冰冷的小天体,当它足够接近太阳的时候就会显示出可见的彗发(稀薄、模糊、暂时的大气层)和彗尾。这种现象是由于太阳辐射压和太阳风对彗核的 共同作用。I、离子尾是由于太阳的紫外线把彗星的物质电离,离子在太阳风的作用下完全指向朝向太阳相反的方向;II、尘埃尾是相对较大的颗粒在太阳光压的 作用下形成的。尘埃尾和离子尾稍微指向不同的方向。

彗星的形状不是千篇一律的,1744年出现的歇索彗星,就有六条尾巴,它横亘天空,展开 44度,就像一把大扇子;1976年3月初,我国东部地区见到的一颗彗星,尾巴就像白孔雀开屏,从海南岛到黑龙江都能看到它。谈到彗星的体积,太阳系里随 便哪一颗行星,都无法与大彗星作比较,着名的哈雷彗星,它的彗发部分直径就有57万公里。有记录的最大彗星,彗发部分直径达185万公里,至于彗尾的长 度,最大的,从头到尾竟长达几亿公里。

无人探测器传回彗星近照 一片洪荒

罗塞塔号彗星探测器已经在太空中飞了11年,最近它传回了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彗星(代号为67P)的近照。

据欧洲航天局的信息,拍照时罗塞塔距彗星的表面只有区区8.6英里(约合14公里)

科学家还利用“罗塞塔”号拍摄的4幅照片拼接成一幅图像,右上方照片展示了67P彗星的颈部区域“哈比”(Hapi),哈比区分布着很多岩石。在右上方照片中,“哈霍尔”(Hathor)悬崖的细节清晰可见,这些悬崖矗立在“小肉垂”头部位置。

此外,随着67P彗星进一步靠近太阳,“菲莱”号着陆器也有望充上电,从而“起死回生”。

无人探测器传回彗星近照 一片洪荒

无人探测器传回彗星近照 一片洪荒

无人探测器传回彗星近照 一片洪荒

无人探测器传回彗星近照 一片洪荒
图片来自新浪

2015彗星现身

新年第一颗肉眼可见彗星C/2014 Q2近日现身天宇。天文专家提醒说,一月中旬是观测该彗星的好时机,几乎整夜可见,且受月光干扰影响小。C/2014 Q2是一颗2014年8月发现的新彗星。被发现以来,这颗彗星的亮度迅速上升,一月中旬有望达到4星等,肉眼可见。10日晚,本市天文爱好者马强一行3人在北大港湿地对该彗星进行了观测。“它位于金牛座天区,肉眼看上去有些模糊。拍摄的照片上呈碧绿色,其彗尾清晰可见。”马强说。据新华社电

彗星登陆任务前 罗塞塔号忙里偷闲玩自拍

在经过10年的追寻之后,罗塞塔终于在上月初与67P/Churyumov-Gerasimenko这颗彗星打了个历史性的照面。现在,该航天器已经进入 了环绕彗星的轨道,而航天局的工作人员也圈定了五个预设着陆点。现在正是实现登陆彗星壮举的紧张的准备时刻。而罗塞塔号忙里偷闲借助其搭载的彗星探测器“菲莱”上的红外和可见光分析仪上的摄像头来了一张自拍照,并发回欧洲航天局。

9_1410419210.jpg_600x600

可以看到罗塞塔背后30英里左右就是经过十年追寻的67P/Churyumov-Gerasimenko彗星,而一侧则是罗塞塔上巨大的太阳能电池板,长度约46英尺。这张自拍照是在两个不同的曝光时间拍摄后合成的,以便突出更多细节。所幸的是罗塞塔不会拍嘟嘴照(duck face)。欧洲航天局的工作人员也圈定了五个预设着陆点,正在进行进一步分析,最终的着陆点预计9月15日公布。该彗星的主要成分是冰和岩石,因此要想安全着陆并“下锚”,该任务难度相当的高。